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64章 假魔法师

发布时间: 2015-03-17 19:12


毕竟,整个球阵都是为了辅助主攻手,而主攻手在球阵的众星捧月中,只有一招!”娜娜伸出右手食指强调道,“仅仅只有一招!”

  “叫什么?”南木樱问道。

  “贝雷塔突袭!”

  “贝雷塔突袭?”

  “对,这是主攻手的必会的绝招之一。”娜娜说,“是以凌波微步为基础,花腰穿丛身法为框架发展起来的,符合踢垒决胜特点的招式。简洁,明了,快速,只要配合得当,一击必胜。”

  “听你说的很厉害,现在有没有队员在练习啊?”南木樱想看看这个贝雷塔突袭。

  “这个初级队员还不会,现在也没有教他们。”娜娜说,“以后看比赛的时候,也许能看到。”

  南木樱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娜娜姐,天黑了。”

  娜娜也看了一眼窗外,说道:“看着没,光给你上简单的理论课就将近用了一下午,其实葵日艮球里面还有很多门道。”

  娜娜看着南木樱笑得很无邪。

  “以后你就慢慢知道了。”

  “听你这么说,我都有点不想学了。”南木樱说。

  “说实话啊!”娜娜笑着说道,“跟你说这么多,我只是觉得,你不怎么适合玩葵日艮球!平常的时候玩玩可以,但是真的说走职业路线,你就不怎么适合了。”

  南木樱看着台下正训练的热火朝天的队员,心里也觉得自己或许不适合玩葵日艮球。

  “我也这么觉得。”南木樱笑道,“娜娜姐,我想回去了。”

  “天好晚了,应该没有番茄巴士了。”娜娜说,“要不要回头晚些时候我们一起走?我们球队是有回程的巴士的。”

  “不了,”南木樱说,“我自己走吧,你太晚了。还得回去点门灯呢!”南木樱神秘地一笑。

  “哈哈,”娜娜笑道,“这事我还给忘了。”

  “对了,娜娜姐,”南木樱饶有兴趣的问道,“你以前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都是谁给点的门灯啊?”

  “我回的比较晚,社管那里都有记录,宿舍管理员会帮忙点上的。我让你点,主要是想让你形成一种习惯。”说着,娜娜开动了“绿色拓扑”的电梯装置,慢慢把俩人送了下来。

  娜娜一直把南木樱送到运动区出口,“路挺黑的,你认得吧!”

  “放心吧,娜娜姐,早点回来啊!”南木樱头也不回地走了。

  娜娜看着南木樱的身影一直消失在拐角处才回到葵日艮球球馆。这时葵日艮球球馆里已经来了不少其他训练的球队,娜娜走到他们运动厂区的边缘,打开了电光瀑布。

  南木樱独自走在漆黑的路上,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怵。

  学习院内各大区域由于距离比较远,中间有一条小路连接,小路的路边都没有设置路灯。

  南木樱站在最后一个路灯前,看了看即将要踏入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静静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逼着自己硬着头皮往葵日艮球馆的方向走去。

  因为自己的胆子实在是有些小。白天不敢走野路,晚上不敢走夜路。

  但是就在她刚要转身的时候,黑暗中闪现的一个绿色的闪电一样的光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绿色的光点一闪而过,南木樱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黑暗中旋即又再闪现一个粉色的球状闪电。

  “这是什么?”南木樱看着漆黑的夜幕,可是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再想一想娜娜曾经跟她说过的亡灵的事,心里就不禁更加害怕。

  静静地,黑暗中又飘过一个球状闪电。

  这时南木樱看的是清清楚楚。

  “都是要学习魔法的人了,怎么能怕这些雕虫小技呢?”

  虽然害怕,但是南木樱更好奇这厚重的夜幕里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呼呼、呼呼”

  南木樱刚要抬脚,就听到夜幕里发出这样的声音,南木樱觉得略显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了。

  就在南木樱仔细看着空洞的黑夜的时候,一个雪白的球状东西滚到身前,白的,圆的好像一只雪球。

  雪球在南木樱的身前停住,接着慢慢扩大,有了四肢,有了双手,最后抬起了淡黄色的头颅。

  “是魍魉!”南木樱想起来了,在子虬林里捉弄她的三个怪物里就有魍魉。

  因为听过白小环介绍过这两个怪物,所以南木樱现在倒不觉得怎么害怕,但是由于被它们合伙吓过,因此想到这里,心里对将会发生什么还是有些发怵。

  魍魉站起来低头看着南木樱,南木樱的个头刚到魍魉的肚皮,魍魉雪白的肚皮在路灯下发出油量的光彩。

  接着魍魉朝背后的黑暗招了招手,嘴里发出“喋、喋、喋”的声音。

  接着黑暗中又出现一个奇形怪状的怪物,是青烟头颅怪魑求。接着又有一个怪物出来了,没错,是那个树枝手臂魅奎。

  南木樱不由得退后两步。

  魍魉举起肥胖的双爪,然后在头顶击了一击,魑求青烟头颅怪闭上了嘴,似乎使劲憋着气,接着猛一张嘴,从魑求的嘴里射出一个粉色的球状闪电,闪电直直着魅奎的手臂上打去。

  南木樱认真地看着。

  只听“啪”的一声,魅奎的手指着起了黄色的火焰。

  魅奎的手指着火了,但看上去却很高兴,其他两个怪物看起来也有些高兴。

  魍魉看着南木樱,指了指魅奎,接着指了指漆黑的夜幕。

  “你的意思是要送我回宿舍?”

  魍魉看了看魑求,魑求点了点头,接着魍魉也点了点头。

  南木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现实无论如何的不可思议,也不会改变他不可思议的本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走下去,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魅奎在前面开路,魍魉和魑求走在南木樱的两边。

  刚走几步,南木樱在魅奎手指火光的照耀下看到脚下的路上满是树枝,好像是刚折断的。

  魍魉看到南木樱低头看到了树枝,笑着指了指魅奎正在燃烧的手指。

  “是他的?”南木樱笑着问道。

  魍魉点了点头。

  “啪”魑求发出一条蓝色闪电,闪电一击击中了魅奎的另一只手的手指,一根树枝应声折断。

  “天太黑了,不容易把握准确度吧!”南木樱笑着说。

  魅奎转头幽怨地看了一眼魑求。

  原来三个家伙碰巧经过这里,看到南木樱要回宿舍,就打算送南木樱一程。但是,黑天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障碍,但是南木樱却很害怕黑夜。

  所以三个人商量着打算点一根火把,魅奎有树枝,魑求可以生火,三个人又怕南木樱看到后害怕,就躲在夜幕里生火把。

  结果由于天太黑,魑求用电送火的时候准确度有一点差,每次总击得偏斜,结果打断了魅奎的好几根树枝。

  最后还是魍魉跑过来先跟南木樱解释其实貌似也没说什么然后才让两个家伙过来在路灯下生火。

  三个人就这样在路上走着,南木樱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觉得三个怪物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你们经常送晚上回宿舍的学生吗?”南木樱看着走在她旁边的魑求问道,她觉得魍魉不会说话。

  魑求看了一眼魍魉,飘浮在空中的头颅仄歪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欧。”南木樱点点头,然后笑道,“那谢谢你们!”

  魍魉朝着南木樱笑了笑,魑求也朝着南木樱笑了笑,南木樱从他们的笑容里看到了满满的善意。

  这些善意的微笑,不由得让南木樱想起了影流男。

  自从回到学校里,南木樱还是第一次这样想到影流男。

  在黑夜里,南木樱常常会有意无意地遇到影流男,而现在,她又有了三个新的怪物朋友。

  这三个怪物朋友,第一次让他觉得漫漫长夜里的暖流。

  四个人走了好长时间,在一个小林处转了一个弯,就看到了昏黄的路灯,那是宿舍区的路灯。

  看到宿舍区的路灯,南木樱的心里竟有些失落,南木樱很享受和魑求,魅奎和魍魉走在一起,觉得路要是一直走下去该多好,那种温暖的感觉就会一直保持下去。

  对于一个经常感到孤单的人来说,这种感觉显得是那样的奢侈。

  南木樱想起魅奎还在着火的手指,不想缩短的样子,南木樱想想,觉得,既然他敢让火烧,就应该有办法一直烧下去。

  “快到了耶!”南木樱笑着指着远处的路灯,但是魍魉和魑求都没有理南木樱,而且魅奎的脚步也放慢了。

  南木樱只想着往前走,没注意三个家伙的变化。可是走两步就里魅奎很近了。南木樱看到魅奎手上火把的火焰正在变小。

  突然,魅奎手指火把一下熄灭了,紧接着魍魉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两个怪物飞一般的窜进了路旁的草丛里。

  三个怪物的突然动作吓了南木樱一跳,还以为是又要整蛊南木樱,可是三个怪物一下消失在了浓稠夜的汁液里。

  就在南木樱还觉得很奇怪的时候,远远的路灯下,南木樱看到,在灯影之中,有一个高大的身影,“高大的身影”穿着大法袍,南木樱依稀辨认出,是重枣色的大法袍。

  “好象是……”

  站在灯影之下的高大的身影一下“折断”,大法袍中跳出了两个小矮人。

  “那是,木木和木森!”南木樱看到,心想,“先前去教务处的时候遇到的奇怪的穿着重枣色法术袍的魔法师,竟然是努努族人装扮的!而且,还是木木和木森!”

  他们在浣舞学习院干什么?难道做什么生意吗?可是,为什么要装成魔法师?那么晚了,他们还在校园里?他们到底是想干什么?

  这些问题像雨点一样朝着南木樱猛烈的打来。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