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四十一章:同类人

发布时间: 2015-02-05 19:29


小七当机立断立刻反方向跃开,拉开与洛仝的距离,现在这种情况首先得保证自己的安全,和洛仝站得太近实在是太危险了,小七知道洛仝的武功在自己之上,这种情况下可不能盲目迎上去硬碰硬:“老陌,你代为指挥,注意反包围我们的人。”

  小七来不及理会陌离的答复,已经先行离去。

  小七明白洛仝是冲自己来的,只要自己离开中心战阵,洛仝肯定会紧跟着自己而去,这样中心战阵的老陌他们便可以得到喘息的时间。

  其实小七并没有摸清洛仝的心理,洛仝完全可以在中心战阵厮杀然后逼小七回到战阵中心来,可是洛仝是个自负的人,他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逼小七就范,他有他自己的做法,既然小七想要调虎离山,那就跟着小七走,让小七死得心服口服。

  小七在石林中穿插,把洛仝一直带离了老陌等人。

  “够了吧,还要走到哪去?这里已经没人了。”洛仝有点不耐烦了。

  小七和洛仝已经走到了石林的角落上,已经无路可走了:“你既然知道我是故意把你引开的,为什么还要跟来?”

  洛仝:“反正对我而言,别的人是死是活毫无关系,我只在乎你,而且这是你死前唯一想做的事情,我当然要满足你。”

  “你倒是个康概的人,好像我不死你就不得安生一样。”小七把身上的披风扯掉,平静地面对这洛仝,并没有一丝的畏惧。

  “你不怕死?”洛仝这次背着一个木匣子,右手依然拿着上次那根玉箫。

  小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命中注定我得死在这,我不管如何畏惧也是没有用的,而且即便我露出胆怯的样子,你也不会放过我,既然这样,我何必在死前还要一副怂样?”

  “聪明人,我真有点喜欢你了。”

  小七不解:“你想杀我,现在说喜欢我?”

  “我讨厌愚蠢的东西,包括我家里养的那条狗,既然你聪明,我就不讨厌你,既然不讨厌,那为什么不能喜欢呢?”洛仝转动着自己的玉箫。

  “你是半城湮沙的帮主?”

  “非也。”洛仝从来不说谎。

  小七恍然醒悟过来:“是毕陪?”

  “我不懂你说什么。”洛仝其实明白小七问的是什么,但是他想知道小七能不能把真相估摸得清楚明了。

  “你和毕陪协议后弄出这场所谓的半场湮沙进犯临渊阁,然后顺理成章地我们就得出来御敌,然后毕陪就可以除掉我,对吧?”

  “既然你今天都跑不掉了,告诉你也无妨,你确实挺聪明,基本上已经接近了真相,但是要除掉你的是我,毕陪想除掉的是所有和你亲近的人,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小七道:“那半城湮沙为什么会听从你的号令?”

  “你要指挥一个组织,根本不需要控制所有人,只需要控制一个人就可以了。”

  “半城湮沙的新帮主?”

  “你果然聪明,没错,只要他听从于我,那么整个半城湮沙就会听命于我。”

  “你是怎么控制他的?”小七很好奇。

  “他怕死,就这么简单。”

  “听着有点荒谬,但是却合乎情理。”的确,越是处于高位的人便越怕死,因为他们拥有得太多了,不舍得就这样撒手西去。

  “对于你,这种要挟就起不了作用,因为你根本不怕我。”

  “那毕陪呢?他也怕死?他的伤是你造成的吧?”

  “是的,因为我曾经救了他,我想杀你,他却救了你,他原本就欠我的,如今还坏我大事,重伤他只是给他的教训。不过他可不怕死,他并不是听命于我,而只是和我联手而已,他肃清临渊阁,我要你的命。”

  小七不明白毕陪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敌视,自己根本就没想与他为敌:“石林里冒出的人是什么回事?我们来的时候检查过,石林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埋伏。”

  “地道,挖了一个月。”

  挖了一个月的地道?小七想起来了,水寒说过南奇离开过临渊阁一个多月时间,就是为了这事吧?

  小七苦笑问道:“既然地道已经挖好,为什么你们不悄然攻击而是等了那么久?”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们高手太多,贸然从地道攻出,肯定会被你们发现,达不到现在的效果,可是当我们正面攻击,故意折损一批二三流的角色换来你们的放松后再从后袭击,自必然更有成效。而且正面攻击的大部队的拖延时间是必须的,我们长途奔袭而来,人马疲乏,你们在这里已经恢复了体力,你们是守株待兔,我们是劳师已远,如此作战半城湮沙不占优势,可是我们原地等待,不仅体力恢复了,而且还让你们提心吊胆不敢歇息,这样就变成了我们以逸待劳,你们是寝食不安,如此一来,我们的劣势就变成了优势,胜算又大了些。”

  这就是长年征战沙场的人和初出茅庐未历沙场的人的区别吗?虽然小七熟读兵书,可是缺少实战经验,在形势估量的方面远逊于洛仝。洛仝就像只老狐狸,把该注意的细节都注意了,并且还利用人性多疑这一点把原本己方的劣势转化成了优势。

  小七怀疑半城湮沙的人会有什么诡计不敢贸然攻出石林夜袭半城湮沙,所以让半城湮沙从容恢复了体力及精神,当晚如果小七敢主动出击夜袭半城湮沙,那么现在失算的便是洛仝,可惜洛仝把小七算得太清楚了,小七的稚嫩,让洛仝更加胜券在握,老练的洛仝一步步地把小七往死路上带,小七却浑然不知。

  “可是毕陪怎么能够把我们全部派出来给你们铲除?他并没有下死命令让原来半城的人迎敌,而是跟我们商量的。”小七还有点东西没想明白。

  洛仝嘴角上扬露出得意的笑容:“南奇是不是和你们进行过争吵,而且吵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这也是你的其中一步棋?”小七觉得洛仝实在太可怕了。

  “是的,是我让毕陪授意南奇这样干的,换了平日临渊阁内谁敢这样在毕陪面前放肆?谁敢违抗毕陪的命令?难道你并没有觉得奇怪?南奇可是果断拒绝前来迎敌的,如果是平日的毕陪怕是早把他关进遣罚楼了吧?不过也因为有了前面的争执,所以后面的拒绝前来就变得顺理成章了,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不仅是个爱管闲事的人,而且还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既然南奇不肯来,那么你自然会自己跳出来,你自己跳出来,你就不会怀疑别人去算计你。”

  环环相扣,每一步都算到了,每一步都按照洛仝的构想去实施,并且每一步都实现了,和这样的敌人为敌,实在是不理智。

  小七没想到居然被自己人出卖了:“那么石林外的冥夜也不会来救援了对吧?”突然小七觉得自己的胸口很难受,被出卖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这种被出卖的感觉,洛仝也有过,看着小七紧锁的眉头,他突然觉得这个少年跟当年的自己有几分相似:“冥夜会来驰援,但是她却来不了,因为她被拦下来了,她并没有出卖你,她和你走得太近,而且又是女人,女人总会心软的,所以我并没有让毕陪把她加进这场行动,不过把她调来这里,却是我的另一步棋。她会不顾一切地冲击我的拦截,这样子,这戏就逼真了,也就不会有人怀疑毕陪出卖自己的弟兄了。”

  其实现在小七几乎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洛仝可以骗他,告诉他冥夜也出卖他了,让小七更难受,但是小七那紧锁的眉头让他不忍心说谎去骗他,而是告诉了小七真相,也许,这是洛仝对一个将死之人最大的仁慈吧。

  小七听到了他想听到的事情,冥夜并没有出卖自己,这让他的心好受了很多,他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人为了自己在拼命,既然这样,哪怕还有一丝希望,自己就应该努力活下去。

  墨华出鞘!

  小七冷冷地看着洛仝,他极少这样冷冷地看着一个人,即便以前收到指令要去杀人,看到被杀的人他眼里的是不忍以及怜悯,而现在这种冷冷的眼神,既代表了他要活下去的决心还代表了他并不把洛仝看做成一个人。

  小七只有把人不当做人,他才能不顾一切地出手,没有不忍,漠然,才能让他每一招都是致命的。

  墨华无锋,以钝破锋。

  一把没有锋刃的剑反而是普天下最强大的杀器,洛仝多年前曾经败在这把剑下,那时候尚幼,但是墨华给他的那种压迫感让他年少无畏的心感到了恐惧,也是多年来唯一一次感到恐惧,当年用墨华的人是小七的亲娘,而今日平生第三次对敌墨华,仍然心有余悸,可以轻视小七,但是绝对不能轻视墨华。

  洛仝自负,他不屑于先出手,他等待小七出手,而小七在心情完全平复后,果断出手!墨华直削洛仝腰身!

  强大的剑气把洛仝的长袍扬起,洛仝不敢硬接,闪身避过,暗红色气流再度涌现,洛仝虽然自负,可是他也明白不用赤龙吟很难击败手持墨华的小七,因为小七已经用上了苍龙吟!

  石林空旷,两种起劲发出那种疑似龙吟之声低沉之极,让石林内不管是临渊阁的人还是半城湮沙的人听到都觉得压抑难受。

  洛仝飘逸灵动,小七的墨华剑大开大合,小七居然和洛仝打了个平手。

  “几个月不见,你进展很快啊……”洛仝突然把玉箫递出,往小七胸口送去。

  小七一直注视着洛仝那根玉箫,他等的就是这一刻!不顾露出破绽的洛仝,全力挥动墨华把洛仝手中的玉箫砸碎!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玉碎声中夹杂着一声金器相击的声音,洛仝手中的玉箫已经被墨华粉碎,而在一地的玉屑中居然还有十几截的断剑。

  玉箫中有剑!

  洛仝手持半截玉箫闪开了小七后续的挥剑,看着被粉碎的玉箫:“你是不是去了展家的密卷室看过我的卷宗?”

  “是的。”小七庆幸自己因为苍龙吟的事情去了密卷室,顺便还看了关于洛仝的卷宗,如果没有看过洛仝的卷宗,刚才就已经死了,洛仝的萧中剑攻其不备杀人于无形,故意卖个破绽然后玉箫中的剑便会把敌人来个透心凉,这是洛仝惯用的杀人方法,既省力又快捷,刚才洛仝一直留力,便是想耗费最少的功力击杀小七,结果现在并不成功,并且被小七毁掉了他的玉箫。

  “本来还想让你死得痛快点,既然你挣扎得那么厉害,便让你尝试一下什么是绝望……”洛仝取下了一直背着的木匣子,放到了地上,打开了木匣子的一头,好像要取出什么。

  小七不敢妄动,关于这个木匣子,在洛仝的卷宗里面并没有提及,这里面究竟藏的是什么?

  只见洛仝慢慢地从木匣子抽出了一口剑,一口浑身赤红的剑,不是鲜血的那种血红色,而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红色。

  “赤龙牙?”小七居然叫出了洛仝掌中剑的名字。

  洛仝略显惊讶:“你居然知道?也是密卷室的功劳吧?”

  “这把剑不是……”小七明明记得关于赤龙牙的密卷记载,赤龙牙在两百年前已经不知所踪了的。

  洛仝把赤龙牙轻轻放到自己的左腕上,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欣赏着手中的这口赤龙牙:“数年前,被我寻回了,这是它两百年来第一次舔血,你的血将会为它重新开锋,你应该为此觉得荣幸。”

  小七可不觉得这是件荣幸的事,他更不想被洛仝杀了给赤龙牙祭旗。

  先发制人,趁着洛仝还在沉醉于欣赏赤龙牙之中的时候,小七果断挥动墨华出击,可是小七快,洛仝更快!赤龙牙瞬间变点到了小七的左胸,小七连忙侧身避过,纵使如此,小七的左胸也被赤龙牙划破。

  洛仝已经用尽了全部赤龙吟功力,强大的暗红色气流使得四周的尘土被扬动,小七这个时候确认了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小七并没有胆怯也没有丧失信心,因为墨华还在手上,只要剑在手,就不会绝望!

  小七的墨华被洛仝的赤龙牙全面压制,这才是两个人的实力差距。

  洛仝没想到赤龙牙出手居然小七还能更自己顽抗那么久,实在大出自己意料之外,他有点不想杀他了,小七确实是个人才。

  “破!”洛仝赤龙牙横削,小七突然没办法站稳,整个人后撤了数步,身上的暗黄色气流消失了。

  苍龙吟被破!

  赤龙吟和苍龙吟本来就是同气连枝,连运气法门都基本一致,洛仝自然知道怎么以赤龙牙破苍龙吟,况且洛仝的赤龙吟功力比小七的苍龙吟的功力强得太多了。

  没有了苍龙吟内劲护体,洛仝已经稳操胜算了:“展荆对吧?还有什么看家本事?”

  多年来第一次有人喊小七的真名,小七明白洛仝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洛仝已经可以完全把自己当作一个半废人了。

  输了,但是输了不代表认命,小七依然挥动墨华向洛仝发起进攻。

  “你这是找死!”洛仝内心多希望小七能够向自己求饶,如果小七愿意求饶,他或许能够放小七一条活路,但是小七居然毫无畏惧地冲向了自己,那种无畏的眼神再次激发了洛仝的杀心。

  洛仝看到小七左胸之处露出破绽,不假思索赤龙牙第一时间刺穿了小七的左胸!

  “啊!”因为剧痛让小七不禁叫出声来。

  洛仝要转动赤龙牙一举把小七的左胸洞穿!

  突然,小七的左手居然用力地捉住了赤龙牙,洛仝没办法抽回赤龙牙,也没办法转动赤龙牙,居然被小七死死地捉住了,赤龙牙是柄神兵,但是小七用手捉住赤龙牙,他的手指居然没有折断也没有出血,这是为什么?

  “玄丝手套?”洛仝这个时候才留意到小七手中戴的手袜,这并不是一对保暖的手袜,而是一对刀枪不入的手袜!这是凤家的三件宝物之一,没想到小七身上居然还戴着这件宝物。

  “就是玄丝手套。”虽然握住了赤龙牙不让赤龙牙转动,可是赤龙牙透出的寒气也让小七觉得胸口隐隐生痛。

  “你居然也知道了赤龙牙的事情?故意戴着这对手套对付赤龙牙?”洛仝还在全力往回抽赤龙牙,这口剑是洛家的宝剑,他不舍得以这样的方式被小七从自己手中夺走。

  “不,我只是一直做事谨慎,所以才戴上了这对不如棉手袜暖的手袜,还有,赤龙牙实在太危险了……”之前小七把戴上的手套换下来再换上一对黑色的手袜原来就是防备这一刻的出现!小七话还没说完,右手的墨华反手往上削,往赤龙牙剑身与剑柄的交合处削过去!

  “不!”洛仝惊叫。

  可是太晚了,小七的墨华已经出手了,赤龙牙应声被削断,赤龙牙断了,洛仝全力往回抽赤龙牙的力一个反冲,让他倒退数步,而因为赤龙牙被墨华砸断的冲击力让小七的左胸剧痛,小七刹那间喘不过气来,痛得当场跪下。

  突生的变故,洛仝也被惊呆了,没想到小七会用这样的办法毁了一口百年古剑,这不是正常人会用的办法。

  “嘿嘿,我得手了……”小七痛得五官扭曲了,可是仍然抬起头嘲笑洛仝,毁掉洛仝的赤龙牙才是他的目的,他一开始就没想过能杀洛仝。

  “你这个混蛋!”洛仝在震惊后醒悟过来然后暴跳如雷,一个箭步逼近小七,一抬脚便踹向小七受伤的左胸。

  让人做出错误决定的因素有很多种,愤怒无疑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小七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在洛仝踹出那一脚的同时,小七的墨华剑奋力刺出!

  小七被洛仝一脚踹飞数丈,可是洛仝也摇摇欲坠。

  赤龙吟被小七破了,本来可以持续三个时辰的赤龙吟被小七墨华一剑击破,而且洛仝的腰身还被小七击伤了,因为自己的愤怒导致让小七有机可乘,怒火攻心的洛仝没压住伤势,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小七用墨华撑地,半跪着看着洛仝:“你多少年没受过伤了?”这是嘲笑,洛仝听出来了。

  虽然洛仝也受了重伤,可是却没有小七的严重,现在洛仝要杀小七那是易如反掌:“你,用这样的方法伤我,你也活不了。”

  “别去管我付出了什么的代价,只要目的达到了便可。”小七的伤势严重,虽然自己封住了静脉不让伤口流血,可是嘴角一直在滴血。

  洛仝发现小七和自己是同一类人,都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只不过小七还年轻,他依然有着太多的不忍,小七是一个对自己都可以很残忍的人。为了达到断剑、伤人的目的,小七居然不惜一切地用命相搏。

  “你真的和我太像了,但是,你实在太危险了,你必须死。”洛仝艰难地一步一步地走向小七。

  小七得意地笑了笑:“值了,没有遗憾……”本来就是必死的对决,现在还能够换来洛仝一身的伤势以及断掉了洛仝的赤龙牙,小七已经赚了。

  “你太自负了,如果不是这样自负,而是一开始就全力跟我拼杀,你肯定不会这么狼狈。洛仝,你有后悔吗?”小七接着道。

  洛仝苦笑连连:“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受过伤了,我轻视了你,你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洛仝已经越走越近。

  “我不是猎物吗?你居然把我当作了对手?”

  “我一直不把展家的人当作人,除了展文盛外,你是第二个。”

  “那我该谢你吗?”这个时候小七居然还笑得出来。

  “有什么话要说吗?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算是对你的敬重。”

  “不好意思,他不能死,他也没到说遗言的时候。”

  小七居然在洛仝面前被人抱走了。

  洛仝定睛一看,在数丈外有个女子扶着喘息不止的小七,这女子年纪比小七小一点,一袭白衣,一头飘逸的青丝,长得清秀水灵,可是眼神中却没有看到丝毫在她这个年纪应有的童真,她的眼神中有点淡然,好像是看透了一切一样。

  她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

  “救他的人。”

  “我说你的名字。”

  “残月。”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