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四章 恶魔牛伊洛

发布时间: 2015-01-29 15:26


“那个你...能不能放手。”纪忆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莫小乡的背部,可是她却不正眼看纪忆了,而是望着小兰,冷冷地道:“小兰,麻烦你告诉这个陌生人,村长家怎么走。”

  她松开手,抢回纪忆手中的红皮书,打开便继续垂头离开了...真是个我行我素的女孩呀。

  “哎,对了我是在豆汀湾看到你飘在暗礁上的人,魏阿兰,村子里的人都叫我小兰。”他目睹莫小乡低头离开,而后将视线转向纪忆。

  纪忆点了点头,尴尬地道:“我失去了记忆,你暂时可以叫我纪忆。”

  “啊,你失忆了?...那真是太悲剧了!”小兰略带同情的望着纪忆,而后晃了晃...脑子唉声叹气道:“不过比起你来,可能我就要悲惨一些了...我是村长的儿子,我家就在那里转角,看到的第一条街往里面走第一个拐角。”他指了指纪忆左手边的道路,告诉了他自己家的位置。

  “哦,谢谢...对了,看你唉声叹气的,你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要知道豆汀湾可是村子里的禁地...将你从豆汀湾救回来被我爹知道了,这不...为了避难我来这投奔项大叔。”小兰哀怨的白了一眼纪忆,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抱歉道:“你一定就是救了我的恩人吧,谢谢你咳咳...还有真是抱歉呀!”

  “哼,知道就好不过那时候见你背着剑,还以为是什么大侠呢!哎...可惜失忆了,不然教我两下子也是好的呀。”他耸了耸肩脑袋,感叹了几句后就与纪忆道别了,临走前还对他嘱咐道:“对了,我爹的脾气有些不好,所以哎...算了,你知道就好了...不过我觉得小北去了我家,见我不在也不可能待太久,快去吧!”

  “谢谢,哦...对了,以后我一定会报答救命之恩的!”

  据魏阿兰所言,半盏茶后他来到了村长家门口叩了叩门扉,和项大叔家不同...村长家也就相当于项大叔家两个茅草屋的大小,可能这整个豆汀村只有他爱装...咳咳,只有他一个人有院子吧!

  “呀!是生面孔,你是?”一个妇人打开了门扉,仔细打量了两眼纪忆。

  “请问,项小北在吗?他父亲”没等纪忆话说完,妇人便明白了过来,继续道:“哦,你是那个在豆汀湾昏迷的人吧!恩...小北一早来过,可是现在...走了大概有一个时辰了吧!”

  “哦谢谢。”

  “不客气。”妇人善意的笑了笑,询问她可能去哪...说了几句客套话后,纪忆离开了村长家,心道:可能是回去了吧!干脆,先回大叔家看看好了。

  没有找到项小北的记忆回到了项大叔家,本以为她回到了家中...可是当他回去的时候项小北却没有回来。

  “哎,这丫头小兰,你觉得小北可能去哪?!”

  “...大概是去了豆汀湾吧,不过叔叔我真的不明白,那里只是一个小湖泊,怎么会被村里称作禁地呢?!”小兰栽歪着脑袋询问,一副不解的摸样。

  “豆汀湾...又是豆汀湾吗?!”项大叔带着略微严肃的神色,摇头笑道:“在十几年前,那里曾有一座山隔着水乡”

  “啊?叔叔,难道大陆又要开始沉了?!”听闻,小兰整个人就像炸了窝的老母鸡,大陆历史是被所有人所熟知的哪怕是一个孩子,他都知道大陆原本并不是这么小。

  “你们在说什么呀?!”纪忆傻傻望着两人,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不对呀...豆汀村旁边一座高山突然消失,怎么可能没有写入历史,至少也应该有些传闻的呀!”他没有理会纪忆,自顾自的问道。

  “呵呵,孩子...那不是你能够知道的东西,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有什么作为。”说完,大地微微震动了起来。魏阿兰的第一反应是趴在地上马上双手抱头,失声道:“完了完了,大陆要沉了...大陆要沉啦!”

  项大叔稳着身子将视线转向纪忆,开口向他借一样东西:“纪忆,你的那把剑可不可以借我用一下?”

  “啊?...好,当然好!”纪忆不知道他用那把剑干什么,但他一定有他用的道理,或许他是要去解决这地震的源头,可...是什么导致的地震呢?!

  “咻!”只是一瞬项大叔竟然消失了,纪忆跑出茅草屋朝四周看了看,失声道:“那那是什么!!!”

  “吼!!!”是一只巨大的牛头怪,它巨大的身躯犹如山一般,红色皮肤...空洞的巨大眸子不知道在四处打量着什么。

  “哈哈哈哈哈,伐天!我出来啦我出来啦...你奈我何。”笑声戛然而止,紧接着来的是愤怒的吼声:“牺牲了自己的女人封印我这么久,伐天你给我滚出来!!!”

  “滚出来!!!”

  “出来!!!”

  “来!!!”回声震耳欲聋,纪忆单膝跪在地上望着那巨大的牛头,恐惧的朝他下了跪。

  “伊洛,好久不见”他手持着刀形态的骷髅武器,穿着破烂的袍子飘在空中...那一瞬纪忆甚至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他...一头飘逸的红色长发,臂膀纤细,虽然比项大叔还要矮上一个头,但纪忆却不难看出他正是项小北的父亲项大叔。

  “伐天,哈哈哈哈...你融合了其他的怪异,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项大叔望着口吐人言的牛头怪,手中的刀轻轻一挥剑鞘瞬间飞了出去,它在牛头怪的身上划了一道弯月。

  “伐天,真有意思”见到自己胸口流血,牛头怪也不笑了。它死死的盯着项大叔,一拳头轰了出去。

  “蹭!蹭!蹭!蹭!”那飞舞的剑鞘化作一道流光,根本看不清它的样子

  拳头还没碰触到伐天,便被那道流光砍成了几块碎肉。

  “砰!砰!砰!砰。”那巨大的肉块伴随着鲜血涌出,在地上砸出了数个大坑。

  “别让我说第三遍我...女儿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屠龙斩虎隐空达摩绝...奥义断一斩。”他举起手中的白色骷髅剑,轻轻挥动...这个奥义的名字,纪忆似乎听过...但看来这根本不是他能够掌握的。

  “砰!”隔着数十米的距离轻轻一挥,就让那巨大的犀牛怪血流不止。

  “没有完全解开封印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再叫,我就杀了你。”项大叔冷冷的吐着人言,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它。

  “你呵呵,真没想到,我恶魔伊洛竟然会栽在曾经的契约者身上...当时,真应该吞噬你,而不是让你成为信徒。”听闻要杀自己,他强忍着疼痛不再叫嚷,而是开口感叹调侃起了当初。

  “够了,我只想知道我的女儿在哪还有...请你滚出墨月,去其他的大陆搞破坏我不会阻止的。”

  “你是本恶魔夹着尾巴逃?!哈哈哈哈...可笑,别忘了你女儿还在我的手上,我才是讲条件的那个。”牛头怪伊洛咬着牙齿,完全被这个人类给激怒了...他在挑战作为恶魔的尊严,用区区一个人类的身份,用区区一个曾经契约者的身份!

  “呵呵,我的女儿你忘了吗?伊洛...她早就已经死了,你手上不过是有着摩罗血脉的尸体...就算你杀了她,轰成渣我也可以用交换复活她...而且,你留着她也没用,她只不过是你解开第一道封印的钥匙罢了。”

  “你你不应该这么冷血,要知道我,我已经将你女儿藏起来了。”伊洛吞了吞口水,因为此刻他真的是打不过伐天...手里要是还没点要挟他的东西,心里是真没底呀!

  “笑话,凭什么我要照着你说的去改变性格?!呵呵...藏起来,伊洛...难道你不知道有一种恶魔可以搜死尸记忆的吗?”他冷冷的笑着,弄得恶魔伊洛有些胆怯

  “这,哼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体内有这种恶魔?!”

  “你猜”

  “我...我猜个jb。”一头被卸了膀子的大牛与一个可以飘在空中的高人在交谈,大牛说的话纪忆可以听得清楚,但项大叔说什么就不行了...他的声音实在太小了,仔细聆听也只能听到几个字。不过从大牛的口中纪忆知道,项小北被大牛绑架了!!!

  “项大叔是什么人?怎么会惹到一头怪物,大叔又为什么这么强...它绑架小北来要挟大叔又是为了什么?”纪忆眯了眯眼睛,而后视线转向茅草屋里趴着颤抖的绿发青年叫道:“嘿,震动停下了...你还趴在地上干什么?!”

  “阿弥陀佛,如来、观音、孙猴子、唐僧......”他嘴中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请求哪路神佛来保佑自己。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