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五章 叶七

发布时间: 2015-01-17 17:35


“嘿嘿”舍羽咧嘴对着雪夜笙咧嘴一笑。“雪叔叔,抱歉了。”

  “叶老是个好师傅,你小子好好跟着叶老学艺,以后也能帮你父亲分担一些。”雪夜笙似有深意的对着舍羽说道。随即拿起棋盘旁的茶杯,一饮而尽。又恢复了刚刚下棋时的偏偏风度,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貌似方才跟叶老争的不可开交的人不是他一样。

  “走吧,跟我回去,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叶老招呼舍羽。

  随即,叶老带着舍羽离开了这座小院。

  “唔,,舍天狂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没准以后真能够杀回去。”叶老离开后,雪夜笙端着茶杯自语道,“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嘿嘿,要是这小子真能帮他老子杀回去,,,”

  舍羽随着叶老来到另外一座院子,院内风格跟刚刚那个院子相比,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一进来,舍羽就看到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在院内舞剑,剑法轻灵飘逸,以舍羽前世的眼光来看,也是一套一等一的剑法。

  “爷爷,你回来了。”那少年看到叶老,就把剑扔到一旁。朝着叶老跑来,抓着叶老的手。“爷爷,他是谁?”少年看到跟在叶老身后的舍羽,对着叶老问道。

  “小七,这是舍羽,从天羽帝国而来。以后他就跟你一起修行了。”叶老又转身对着舍羽说道,“小羽,这是我孙儿小七,以后你们两个就做个伴,一起修行吧。”

  “是,师傅。”

  “不用叫我师傅,不嫌弃我这把老骨头的话,就跟小七一样,叫我爷爷吧。”叶老慈祥的一笑。

  “爷爷。”

  “嗯,小七,带着小羽去你隔壁那间房,然后再带着他到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叶老顿了一顿,又继续道“明天一早,你们两个在演武场等我。”说完,叶老便离开了。

  “走吧,我带你去房间。”小七对着舍羽说了一声,便跑了出去。

  舍羽见状,不由一笑,也很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舍羽在叶老给安排的房间里刚刚从修炼中醒来,就听见门外小七喊了一声,“起来了,爷爷叫我们去演武场。”

  “来了”舍羽应了一声,便开门随着小七一起向演武场跑去。

  两人来到演武场,见叶老还没有来,舍羽便席地而坐,闭眼静等。小七则是抄起一把细剑,又舞起那种轻灵的剑法来。

  不多时,叶老来到演武场,见两个小家伙都在,欣然一笑。随后,便把两个小家伙都叫了过来。“小羽,你在家是随着你父亲修炼,我不知道你的基础如何,你去跟小七一战,让我看看你的基础,也好决定以后如何教导你。”

  “是。”舍羽随即走到演武场中央,对着小七道,“请了!”

  “你去选一把兵器。省得说我欺负你。”少年小七看都没看舍羽一眼,仍自在舞剑。仿佛在他的眼中,除了他的剑以外,容不下任何东西。

  舍羽一笑,走到兵器架边随手抄起一把剑,又回到演武场中央站好。

  “准备好了没?”小七的声音传来。

  “随时恭候。”舍羽回答道。

  “看剑。”小七迈着他那飘逸的步子,一剑向舍羽刺来。

  舍羽随意的挥剑一挡,小七再表步伐,朝着舍羽的空档连刺十几剑,舍羽脚下不动,身子一弯,避过小七的剑。随后舍羽把剑一挑,抽向小七握剑的手臂,此时小七正是刚刚刺出剑之时,旧力已尽,新力未生。小七眼见无法避过,就弃剑缩手。随后,舍羽剑光一展,直逼小七眉心,小七也是无奈只好再躲。舍羽迈步上前,剑光随着小七而动,步步紧逼,直取小七身上要害处。小七连续躲避,最后被舍羽逼到墙角,避无可避,眼见就要中招,小七大喝一声,“哄”舍羽眼见就要胜利,正想着收手之时,听到这一声大喝,脑袋一震,随即反应过来,“音波。”虽然反应了过来,可还是慢了一步,这时,小七已经趁着舍羽一愣的功夫冲了出去,重新拿起了那把细剑。再度向着舍羽杀来,舍羽挥剑格挡。

  “这回我来真的了!”小七冲着舍羽认真的说道。

  随即只见小七提剑遁入无形,舍羽挥剑格挡。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一连串的铁剑撞击声在两人对战处响起。

  “影斩!”小七喝道。随即只见一道剑光好似自天外飞来,直取舍羽。

  舍羽掷剑格挡。

  噗!舍羽的剑被斩为两段,而那剑光不停,依旧奔舍羽杀来。

  “流心斩。”舍羽挥手抡起一道碧绿色剑芒,惊羽剑自手中出现。碧绿色剑芒在空中划出一个心形,迎上那自天外飞来的剑光。“破!”舍羽一喝。

  两相交击,小七的身形出现,倒地吐出一口鲜血。而舍羽的剑,正指向小七的眉心,只要舍羽一动,小七就此会头颅爆裂。

  “惊羽剑?”叶老看着舍羽手中的剑,喃喃自语。

  “你输了!”舍羽对着小七说道。随即收起惊羽剑,负手而立,看向小七。

  小七也望向舍羽,神色复杂。自从修行以来,他是同龄人中修行最快,也是最刻苦的一个。而且还有爷爷教导,在这洪荒府中,从未败过。可是,面对这个爷爷昨天才领回来的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一两岁的少年,竟然在用了影斩之后还是败了。小七神色黯然。

  “不用气馁,不是你不够努力,而是惊羽剑太强了。败在惊羽剑下,你不用挂在心上。”这时,叶老自旁边走来,安慰着小七。随后叶老又看向舍羽,“惊羽剑,流心诀。不错,远超出我的想象。”

  “我是仗着惊羽剑才赢过小七的,不值得一提。”舍羽笑道。

  “惊羽剑也是你的实力,不用自谦。小七是天境五重天,用了影斩还是输了,足矣证明你的能力。”叶老捋着胡须,对着舍羽说道。

  “小七,过几天你和小羽一起去秦龙那里,领个天三的任务。”叶老又对着小七说道。

  “知道了,爷爷。”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