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二十五回华山北峰奇观盛 千尺幢前人心惊

发布时间: 2014-12-22 16:26


一眨眼的功夫,几人便来到了陕西西岳华山山脚,望着巍巍华山,众人感触颇深。正好天公作美,晴日当空,游客甚多,几人怀着愉悦的心情,开始步行登山。

  几人徒步攀登北峰,北峰居华山之北,其四面悬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巍然独秀,有若云台,因此又名云台峰。唐李白《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诗曾写到:“三峰却立如欲摧,翠崖丹谷高掌开。白帝金精运元气,石作莲花云作台。”

  峰北临白云峰,东近量掌山,上通东西南三峰,下接沟幢峡危道,峰头是由几组巨石拼接,浑然天成。绝顶处有平台,原建有倚云亭,是南望华山三峰和苍龙岭的好地方。峰腰树木葱郁,秀气充盈,是攀登华山绝顶途中理想的休息场所。

  几人上北峰依次看了真武殿、焦公石室、长春石室、玉女窗、仙油贡、神土崖、倚云亭、老君挂犁处、铁牛台、白云仙境石牌坊等景观。

  之后又往上攀登。琼羽与妍露手挽着手攀行,影俊与兰絮边走边拍照留恋,好不开心。剑泽三人边走边谈论一些事情,时而观景笑谈,时而相互取笑。

  琼羽见众人都在笑谈,便道:“我听说北峰上的许多景点都有美丽的神话传说,这是真的吗?”她声音清脆,如山间之溪流,音色柔和,有平易近人之感。

  剑泽道:“是的,这长春石室是唐贞观年间道士杜怀谦隐居之处。传说杜怀谦苦心修炼断谷绝粒,喜好吹奏长笛,经常叫徒弟买回很多竹笛,吹奏完一曲,就把笛投于崖下,投完后再买,往而复始,从未间断。因他能栖息崖洞中累月不起,便自号长春先生。这室因之而得名。”

  吴妍露一边走着,一边补充道:“这真武殿显而易见,乃是因供奉镇守九州的北方之神真武大帝而得名。焦公石室、仙油贡、神土崖皆因焦道广的传说得名。相传北周武帝时,道士焦旷,字道广,独居云台峰,餐霞饮露,绝粒避谷,身边常有三青鸟,向他报告未来之事。武帝宇文邕闻知他的大名,便亲临山庭问道,并下令在焦公石室前建宫供他居住。筑宫时,峰上无土,缺乏灯油,焦道广默祷,便有土自崖下涌出,源源不绝。油缸里的油也隔夜自满,用之不竭。后来人们就把涌土的地方叫神土崖,把放油缸的地方叫仙油贡。”

  一时,几人来到一险境,这便是华山第一险境千尺幢。

  千尺幢这儿,山幢壁直立,其间仅容二人上下穿行。两边铁链垂直下垂,状如刀刻锯截。从上到下共有370多个台阶,皆不满足宽。登时上视,一线天开,形如青蛙在跳,又如粘壁之鼯。下比上时更险,如临深井,心惊目眩。故而常有人下来时倒退而行,从胯下窥视路面。“千尺幢”顶端,有仅容一人的石洞,因为当人们爬上最后一个石级时,便从洞中钻出,故而此洞名叫“天井”。“天井”上有一平台,台上刻写的“太华咽喉”,形象的说明了这里的路形。

  台上的“百尺峡”为咽喉上段,峡下的平台,形如突出的喉头。“天井”以下的千尺幢,为咽喉下部。此处整个路形如人的咽喉食管,既窄又突且长。“天井”口为“太华咽喉”中段,若从此堵住,上下就会绝路。国民党残匪韩子佩曾在“天井”口加一块铁盖,企图固守华山,人民解放军八勇士却飞越天险,消灭了据守在这里的一个班的兵力,为增援部队打开了通道。

  剑泽向一位年长的登山者请教了关于千尺幢的事迹。据那人介绍,“千尺幢”通天道的打开是在汉代。原来的登山路不在这里,而在华山东侧的黄甫峪。秦昭王令工施钩登华山就是从那里走的。至今在东峰博台下还留有两处石刻。据《七修类编》载,莲峰之路本无路可通,因有人从北斗坪望见猿猴上下于崖隙间,探奇者循猴径而登,才发现了此条登山路。“此载虽无年可考,但却有“站北斗,望华岳”的记述。

  自汉武帝从黄甫峪迁西岳庙至官道北今西岳庙址,人们便开始从华山峪道入山。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说:“千尺幢”和“百尺峡”处,既没有铁链,也没有石阶,人们只能“穴空迂回,倾曲而上。”我们从唐代李白写的《黄神谷晏临汝裴昆陵十四明府序》上看出,他是从黄神谷旧路登华山的。杜甫诗中对“千尺幢”也只是简单的提到过:“车厢入谷无归路,箭括通天有一门。”说明此时两条路皆可通行。解放后游人逐年增多,每年阴历三四月是朝山的旺季,这里经常发生“绣幢”事件。这里的道路曾作过两次大的修整。后在千尺幢、百尺峡处,又各开辟了一条复道,分别为上行道和下行道。

  剑泽望了望几人,笑道:“几位,咱们既然来到华山,必得体验体验这华山的第一险境。站着说话没意思,还是往上走吧。”

  望着眼前这景况,众人已心生畏惧,然皆不服输,于是众人定定神,壮了壮胆,拉着铁链慢慢往上爬。麟轩在前开路,影俊牵着兰絮次之,接着是妍露、琼羽,剑泽与金蛇殿后。爬至一半时,众人停下歇息,不禁回头一望,顿时胆战心惊。自己如临空悬挂,脚下千尺悬崖,两股战战,僵直难动,两手无力,难抓紧铁链,脚下似乎有要滑落的感觉。

  此时,一阵风吹来,兰絮等三个女孩两腿抖动不停,不禁叫出了声。剑泽本就有些害怕,此时更是心惊胆战,两腿虚软,手心已全是汗,加之三人的尖叫,心中更是恐惧。

  剑泽见琼羽等甚为害怕,于是让金蛇上前,扶着三人上攀,麟轩与影俊在上面接应。

  几人坚持一时,方走过这千尺幢,心中顿时舒坦了许多,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众人在一石上坐下休息,刚刚的恐惧依旧难以释怀,两腿还有些酸痛。

  吴妍露一边捏着腿,一边望着让人心惊的千尺幢,颂了一首诗:

  箭括

  险光一线开,窄峡夹青天。

  蹑登先妨膝,扳崖侧用肩。

  木梯撞外补,铁绳井中悬。

  怪石横如窦,阴风直上穿。

  几人歇息一时,缓缓心情,又复前行。刚走不远,众人驻足,又心惊胆战。欲知何故,下回分解。正是:

  千尺幢前已心惊,百步未满又生惧。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