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九十六章 蝼蚁怎能逆天

发布时间: 2014-12-14 03:01


佣兵,赏金猎人,杀手,盗匪,马贼,家族子弟等等,大风帝国北疆的草莽豪强,纷纷涌了过来,从原先擒拿通天,到现在为了稀世珍宝龙马。

  大河之上,群山之间,一道道强者的身影飞了进来,不久就消失无踪。

  没有打斗的声音,没有通天的神光,没有任何波澜。

  一波波强者无声无息的消失。

  诡异万分。

  却没有多少人注意,毕竟不是一个势力,不是一起而来,但长久下来,依然引起了有心人的关注。

  唰……

  一艘金色蛟龙舟破空而来,悬停在大河下游的上空。

  神光冲天,金色尊贵,更有滔天的霸气,威慑百里。

  这艘金色蛟龙舟,长达百米,宽二十余米,气势凌天,上面两侧,沾满了身穿金色铠甲的侍卫,竟然不下八百人,一个个尽皆神源之境。

  金舟正中央,是一个三层阁楼,在最顶端,坐着两个青年人,尽皆身穿蛟龙袍,贵气滔天。

  “九弟,为了一个蝼蚁,值得出动这么大的阵仗?将我都从闭关中叫出来!”年纪稍大,却和九皇子风飞扬有六七分相似的青年略带不满,“你说的好处究竟是什么?”

  “四哥,我的亲皇哥!”九皇子笑道,“龙马出现,你说值不值得你出手?”

  可他心里却十分无奈,本想自己前来,却想到通天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强大的可怕,再加上寒夜之死,不得不慎重考虑,也为了不出现意外,这才叫上和他一奶同胞的四皇子。

  “龙马?”

  四皇子一惊,拍手笑道:“值得,当然值得,龙马可是瑞兽,有着象征意义,若是得到后献给父皇,定然讨得父皇欢心。九弟,你有心了,若擒得龙马,这件下品天器级别的蛟龙舟,还有护卫等等,哥哥我就送给你了。”

  “多谢四哥!”

  九皇子虽道谢,却满嘴的苦涩。

  “九弟,你也别不甘心!”四皇子笑的很开心,挥手凝聚出一个光罩,将他们笼罩进去,“说句实在话,帝皇大位,你没有一点希望!纵观我大风帝国皇位传承,首重修为,德行次之。”

  “父皇在位已经两千九百载,登基之前,父皇不近女色,一心武道,修为惊天动地,超越各个兄弟,以绝对的优势登龙。父皇雄心壮志,拥有凌云之气概,登基千年,为帝国谋划,没有诞生子嗣,千年之后,开始大建**,却也有规律的蕴养血脉,每百年诞生一子,次百年则一女,直至你时,因为些原因,才打破规律,出生较晚,恐怕在你之后,父皇退位之前,还会给我们出生一个妹妹!”

  “你可知,大皇兄已是什么修为?”四皇子惊叹一声,却庆幸的吐出一口浊气,“大皇兄之天资,比父皇甚至都更胜一筹,惊采绝艳,堪称妖孽,已达神池巅峰,随时都会破入下一个大境界!可大皇兄一心武道,不问政事,早就宣称不争夺帝位,否则哪有他人的份儿?而几位皇姐实力也不俗,奈何身为女子,不可能继承帝位!下面的就是二皇兄、三皇兄,还有我了!”

  “二皇兄和三皇兄都是神池五重之境,我虽略逊一筹,但也达到了四重巅峰,在我之下,都逊色太多,根本没有希望,而你,我的九弟!”四皇子目光一凝,“武道九重,没有任何阻碍,神源九重,稍微努力不难达到,可开辟神池,却是一道天堑,神池之后,每一个小境界,哪怕天才,也都以数十年,甚至百年为单位进行提升,你可有把握,在百年之内达到我的程度?”

  九皇子露出绝望之色。

  四皇子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温和笑道:“九弟,你是我亲弟弟,一奶同胞的弟弟,比其他兄弟姐妹都要亲,我若是登顶,到时候给你弄个皇朝玩玩,又算了什么?”

  九皇子神色一变,许久一叹,躬身一礼,“四哥,从今以后,弟弟不会再有其他心思,全力辅助哥哥。”

  哈哈哈……

  四皇子大笑,“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将来整个南域,将是你我兄弟的天下!”

  “走!”

  蛟龙舟拖着长长的金色光芒,进入了群山之中,进行巡游,搜寻龙马。

  大河中间,通天站起身,望向大河下游,露出了笑容,“来了一条大鱼,需要我亲自操控了。”

  腾空而去,化作一道利箭,转眼落到了一处山巅上。

  “不妙啊!”

  感受到蛟龙舟传来的一道道强大到极致的气息,通天皱起了眉头。

  “蛟龙舟是一件天器,本身就拥有强大的防御功能,隔绝一切不利气息,寻常阵法,还真难以奈何,那么,就将他引入那个阵法,一举成擒!”

  通天稍微推算,招来龙马,坐上去之后,绕了一圈,出现在大河上空。

  蛟龙舟上。

  “两位殿下!”

  蛟龙舟前方站着的老者,纵身来到了阁楼上,冲两位皇子躬身施礼,“大河周围,群山之间,有很多阵法,刚才就发现了三座幻阵,幸好有观天镜,不然就麻烦了。”

  在老者手中,拿着一面褐色的古朴镜子,隐晦的气息,甚至比蛟龙舟还要强上一筹。他又道,“没有发现追杀者的存在,老奴猜测,不是被阵法困住了,难以发现,就是被杀了!”

  “那个通天,倒也有些手段,这么短的时间内布下阵法,擒杀众多草莽好手,底蕴不俗,倒也有些意思!”四皇子微笑,丝毫不紧张,“这面观天镜,还是本殿下从监察司借来的中品天器,有窥破阵法之功效,幸好没有还回去,倒也省了很大功夫。海长老,发现一座阵法,那就直接破去。”

  “是!”

  海长老躬身退下。

  正在这时,九皇子风飞扬神情一动,指着手忙道,“四哥你看,那个就是通天,他坐下的就是龙马!”

  顺手看去,四皇子颇为意外,“好胆色,看到了蛟龙舟,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是自大呢,还是自信?走!”

  他脚下一跺,蛟龙舟划过一道金光,疾驰而去,三十里远不过一个呼吸罢了,停在龙马三百米开外。

  河水滔滔,大浪翻滚。

  通天骑着龙马悬停在水面十米之上,神情淡然,风吹青丝扬。

  “九殿下,我想问问?”通天高喝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仇怨吧,为何对我通缉?为何要赶尽杀绝?”

  “殿下要杀你,还需要理由,不过蝼蚁一只!”海长老抱着镜子,站在蛟龙舟前方,轻蔑道,“杀你是你的荣幸,不感恩戴德,伸着脖子等着被杀也就算了,还想反抗?还敢质问,当真罪大恶极,当诛九族,灭祖地!”

  通天的脸色立即黑了。

  “狗娘养的,没卵蛋的妖孽,本龙马天生贵气,拥有真龙血脉,是天子他爹,见了你龙马爷爷,还不跪添,来、来、来,你龙马爷爷撅起屁股,赐你一舔,这是何等大的荣耀,何等的恩赐,还不赶快跪下谢恩!”

  龙马呲牙嘲弄道。

  海长老暴怒,眼中喷出三尺长的火焰,气的脸色都发紫了。

  在帝国,太监一旦步入神池之境,就被称为长老,算是对强者的尊敬。作为神池强者,海长老何曾受过这样的辱骂,要不是有着皇子尿他一脸还要笑着脸张着嘴凑上前去的忍耐心,他早就动手了。

  “这就是瑞兽,是龙马?”

  四皇子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九皇子也一脸的便秘模样。

  “这要是献给父皇……!”

  四皇子打了个冷战。

  “四哥,龙马在黑泽山脉野惯了,再加上那个卑贱的通天教唆,出口肮脏,也在情理之中,只要我们擒拿主,还怕**不好吗?”

  九皇子连忙说道。

  “也在理!”四皇子点点头,这才看向通天,“他,带坏龙马,罪大恶极,海长老,赐他一死!”

  “是,殿下!”

  海长老应了一声,将观天镜一抛,这面神奇的镜子落向了阁楼上方,稳稳的竖着,宛若高傲的小公鸡,永远高人一等。

  狞笑一声,海长老纵身而去。

  “卑贱的蝼蚁,肮脏的血脉,今天你祖爷爷就收了你们!”

  海长老踏着步子,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他脸上带着戏谑之色。

  一个没有到神池之境的龙马,还有一个没有开辟神源的小家伙,以老祖宗我神池一重巅峰的修为,还不分分钟钟就灭了,就擒了,没有技术含量,没有挑战性。

  只有猫戏老鼠般的来找找好心情了。

  海长老如是想到。

  唉……

  通天叹息一声。

  “若有一天,将你们的修为废了,剥夺了你们的身份,你们还会高人一等吗?”

  感叹一声,他目光渐渐的森寒。

  哈哈哈……

  海长老狂笑,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泥腿子一个,卑贱的身份,低等的血脉,生来被奴役的命运,怎知天生高人一等的贵人?怎知真龙翱翔的世界?不过是自卑之下的妄想,激愤之中的绝望怒吼,蝼蚁一只,还想逆天不成?嘿,卑贱的血脉,低等的命运,注定你们痛苦哀嚎,永远被奴役的份!”

  “将你们打落凡尘,或许,你们连蝼蚁都不如!”

  通天很平静,没有动怒,这种情况他知道的很清楚,不过是上位者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心态罢了。

  对付这种人,很简单,将他们打落凡尘,变成乞丐,变成猪狗不如的东西,到时再看看,他还有没有骄傲,还有没有资格叫嚣,不过一样罢了!

  谁天生富贵?

  谁高人一等?

  将你踩在脚下,我就高你一等!

  不外如是!

  ………………

  老李激愤了,写着写着,老李就忍不住想大吼几声……呜呼,沉下心来,还得码字,还得等着上架赚点微不足道的生活费,还得……!有种流泪的冲动……

  卑微的生命啊,何时才能逆天?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