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122章 争夺赛

发布时间: 2014-12-11 17:46


邱云依旧冷漠的看着执法队的人,神色平静。”只是你们凭空猜测,又有什么证据呢“。

  "嫌犯只与你相识,而且你和死者前几年有过很深的过节,你有很大的嫌疑**,不是吗”执法队长紧盯着邱云的双眼,不放过任何细节

  哈哈哈的大笑着,“我的确很恨邱白,恨不得让他死,我又何必假手于人,您还是有着确切的证据时候再说吧”。

  “既然如此,只能强行将你带回去了”几名执法队员的气势压迫邱云,一步又一步的走近邱云,欲要动手捉拿。

  邱云自然的摆出一副架势,不让执法队员那么容易的捉住。双方的气氛剑拔弩张,保持着微弱的平衡,谁也不敢先手。

  “云儿,既然你在这家里,就算族长过来,也带不走你”。邱云的父亲一扫之前的颓废,从屋内走出来,眼神不经意的看向执法队三人。

  执法队员好像连大气都不敢喘,将头埋的很低,低声说道,“乱叔,您不要为难我们,我们只是按照族规行事“。

  ”既然是那小子杀的,就赶紧追捕,与云儿又有什么关系“大发脾气的骂了起来,丝毫不顾忌眼前的人是执法队员。

  “我们一定会查出真相的,若是邱云,就算您再怎么维护,我们也不会手软的”。乱叔,那我们就先走了。

  那咱们几个就快速离开邱家庄追赶那人,势必要将他带回来,查个清楚。四道影子一闪而逝,已经向邱家庄外奔去。

  傍晚,日落西山,天空飘着赤红色的云彩,一块一块的,形态各异。又似一片接连着一片,如绵延的山峰,屹立云端。那火红的颜色,燃烧了天空,似天泣血,可是天究竟因何泣血。

  凌峰并没有走的太快,因为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又该走向何方,只是在野外漫无目的游走,好度过这一月。

  四道人影已经跟上来了,出现在凌峰的后方,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不寻常的气息,云彩烧的愈加的绚烂。

  ”不知道你们四个人跟着我来此有何目的,诸位想要劫道“转过身,笑嘻嘻的对着背后四人开起了玩笑。

  ”我们是邱家庄的人,现在怀疑你杀了邱家庄的人,欲要将你逮捕归案,劝你束手就擒,否则......“执法队员傲气的说道,神色中的语言告诉凌峰,他们充满了自信。

  他们的的队长是玄级五阶的,而眼前的人仅是一名玄级四阶,一阶之差,足以决定胜负了。

  望着眼前的四人,摇了摇头,看来又得动手了。”希望你们不要像之前的那人一样“。

  执法队的那名队长神色俊冷,一字一顿道。”看来,果然是你杀了邱白“。

  ”我可没有杀人,我只是对刚才的那人小小惩戒一番。看来,你们跟他都是为了邱朝辞而来,那就让他自己过来见我“。凌峰的神色变冷,一波又一波的人为了邱朝辞来找他麻烦,他很烦。

  ”那还是由我们将你领回去见他去吧“。你们三个人好好教训他一番,不要伤了性命。

  三个人将凌峰包围起来,不给他留逃窜的空间,后方还有他们的队长为他们压阵。三个人摆开架势,风起,黄昏迷人,云彩赤红,仿佛一团火焰布满了天空,云在不停的翻滚变化,拖起一道长长的尾巴。

  在他们三个人一拥而上的时候,凌峰身影似鬼魅一样,点金指,金之一指,毁天灭地。噗、噗、噗三道声音,三人已经到飞出去,金色的指芒点在了他们三人的胸膛,封住了他们的经脉。

  劝你们三天之内不要运功,否则自作自受。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刚才的出招令的他看的不是太清楚,就那麽一瞬间,自己的三名队员已经躺下。他意识到了实力的差距,以他的实力是远远不如的。大喊着,”你放我们回去,不斩草除根,不怕自己有什么祸患吗“。

  “我与你们无仇无怨,又何必多增杀戮呢,杀人又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慢悠悠的离开,像是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天空中的火烧云剧烈的燃烧,染红了整片天空,夜晚仿佛离的好远好远,不会来临。

  “队长,兴许真的不是他杀的”其中一名队员辩解的说。以他那样的实力,不至于不承认,故意说谎。

  他刚才的招式,你们都看见了。看看你们的胸膛处是否跟邱白的胸膛处一样,上面有一个金色的小点。

  三人都拉开了自己的衣裳,发现胸膛处果真有这金色的小点,与邱白的一模一样。

  执法队长看见了,那个人说只是惩罚你们一番,让你们三天无法运功修炼。也就是说邱白的死是另有原因,很有可能是他杀。

  咱们四个人一起快速的回去,将事情报告执法队总部。执法队长对其余三个人说,迅速跑回去。

  在快要到达邱家庄的范围,又是一个黑衣人影拦在了他们面前。“若是你们分头回来,念本是同根生,我也不必如此。可惜,可惜。”

  “看来邱白果然是他杀,凶手真的是你”随后,低声的对着三名队员说,分散逃跑,将事情告诉总部,凶手另有其人。

  “跑”

  四个人虽然是同一个方向,但是距离极远,分散而开,不给黑衣人围杀机会。

  如果让你们逃走了,我又怎会实话实说呢。在原地喃喃自语,手动,影动。

  那三名队员毫无抵抗的成为三具尸体,冰冷的尸身躺在阴凉的地面上。临近夜色,火烧云逐渐暗淡,不同以往的赤红,色泽阴沉,昏暗一片。

  三个呼吸赶到了执法队长前方,指动,影散。

  左肩膀出现一个血洞,血液顺着胳臂顺流而下,气喘吁吁,眼神依旧坚毅的看着回村的方向,誓要从中突围。

  ”想不到你竟然能逃脱这一招,不过,结局不改。“影散,指乱,发飞,人死。

  双眼逐渐出现死鱼的灰白色,眸光中的光彩暗淡,没有之前的闪烁。”是你,邱......“

  那道黑衣的人影早已经走远,生机尽失的他不会留下什么线索,早已经不见踪影,只在此地留下了四具冰冷的尸体。

  夜晚降临,透过月光,朦胧的照耀冰冷的大地。天不再泣血,是因为哭瞎了双眼,漆黑的夜空下,隐藏了多少罪恶。繁星消失,空余漆黑一片,月隐盖身形于乌云,畏缩的露出一点点,畏惧夜的黑暗。

  执法队员全部死亡的消息传遍了邱家庄的每一个角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仿佛有一只无形的网在操控着一切。

  公告:根据族长,长老会的合议,少族长争夺赛现在开始。谁能将凶手捉住,就会成为少族长,手段不限,生死不论。

  ”邱云,长老会怀疑你暗中协助外人杀死执法队员,请跟我们回去调查“长老会派来长老进行逮捕,表情严峻,下达指令。

  邱云的父亲邱乱看见长老会有三名长老过来缉拿邱云,神色立变。拦在了三名长老面前,言辞诚恳说,云儿昨天一天都在家中,未曾出屋,不可能协助外人杀害执法队人。

  ”邱乱,我们不可能因为你违背执法队多年来的规定。”对不住了,强行带走,若有抵抗,格杀勿论。

  邱乱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邱云被带走,却无能为力,五年前如此,今天也是。瘫坐在地上,呢喃自语,都怪爹当初不够狠辣,失去了族长的位置,才会让你在五年前受如此迫害。是爹没用,爹真的没用啊。

  邱乱一直坐在地上自语,在痛恨自己。身为父亲,却没有给子女应有的保护,反而让他们颇受苦难。

  另一个孩子,一直在注视这里,暗下决心,握紧了拳头,少族长之位我一定要得到。

  竞夺少族长正式开始,年轻的少男少女大部分都参与其中。也有自认实力不行的,有了之前几人的前车之鉴,这是一项很危险的事情。都不会轻易的就出手,等待最好的机会。

  朝辞,你为什么还不去。邱璃茉撒娇似的搂着男子的臂膀,将头紧靠在他的肩头,温声细语的说道。

  那男子嘴角挂着一抹笑意,看向远方,读不懂眼神所表达的含义。少族长,呵呵,自嘲的笑了起来。

  实力自信的独自一组,不自信的便两三个人一组,出了邱家庄四面八方的散开,欲要寻找那名凶手。说了手段不论,死活不限,又有着太多可操控的余地,不仅仅是武力,也需要一定的运气,智慧和实力。

  还在继续赶路的凌峰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走了也没有多远的距离,还在那里烤火吃烤肉呢。炊烟袅袅,烟随着微风轻荡融于夜色,像是风筝的线,仿佛快要消散。

  烤肉的味道也随着风传递出,自然引来来的快的一拨人。三名玄级五阶的男子嗅着味道,过来一观。

  “看来你果然藏匿在这里,乖乖的跟我们走,否则死活不论。”其中一个人轻蔑的说出来,他们三个可不是执法队中那些弱的存在,都是玄级五阶,又岂会怕他这一个小小的玄级四阶武者。

  况且对于他们而言,活着的价值自然比死了高了不少,能活着将之捉回去,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

  若是你们再来,就休怪我动手伤人了。语气很冷,充满了怒意,眼神扫向他们三人。感觉像是被凶猛的妖兽盯上一样,浑身发寒。

  白沙漫天

  细雨润物

  土石枪破

  凌峰眼前全是无差别攻击,覆盖了所有的死角,像是暴风雨来袭一样的迅猛,充满了杀意。邱家庄人一次又一次来找自己,像是都是为了邱朝辞,都想将他擒拿回去,这样的举动令的他恼怒心烦。

  天空变冷了,所有的速度都慢却下来,覆盖一层厚厚的冰霜。空气有着凝结的趋势,白沙,细雨,**的表面朝着凌峰落下的趋势愈来愈慢,表面冻结这冰霜,随后化为一场冰雨在他前方摔落。如水晶一般的碎裂,散落满地,为大地披上了一层寒衣。

  这似乎仅仅只是开始,未曾结束。月黑风高的夜晚,无故的下起雪来,白色的世界,一朵朵鹅毛般的大雪落下,六片花瓣,如同冰雕一般。夜色更加的凄清寒冷,连天都要为此哭泣,那一片片洁白的雪是上天哭泣所凝结的泪,伤心的眼泪。

  世界变白了,气流愈加的冰寒,寒气席卷着周围,欲化作冰雪般的世界。只有凌峰所占那一处还有着火光,是烤肉的热气,却是他们三人眼前唯一光亮,可望而不可及,永远无法触碰的到。

  渐行渐远,白色的世界渐渐没有了色彩,灰色,灰黑,一片漆黑,连那火光都黯然失色。世界没黑,却只是他们的心不再是亮的。

  雪落天涯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