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疑问

发布时间: 2014-12-10 01:59


这一夜的行动,虚惊一场,陷入一阵惊骇中,却也躲过了一场刺杀,上帝还在我的左右,感谢神的恩典!

  也感谢含羞草,是她让我去查看废墟的,不然真可能死在费舍尔的枪口下。

  当初在强制者级战舰上没有干掉他,真是后悔莫及啊,这老混蛋现在还想杀我,哼,要不是当初卡森这小子救他,他还能活到现在?我又开始恨起了卡森,想到这家伙当时说的话,真的要对他刮目相看了,他思维慎密,又极会察颜观色,办公室厚黑学满分,优秀的坐班男,上升也快,一个华丽的转身成了摩加迪的内务局局长的秘书,长此以往,这家伙能混到七国左岸核心领导层也说不定。

  卡森让我让喜忧参半,有时他的话能帮到我,有时又把我卷入一些没必要的事情里去。很多时候我感觉这家伙一直戴着一副面具在我面前表演,而我却熟视无睹。

  等到闲暇时要查查这家伙的底细,才能想到怎么对付他的办法,那是远虑,现在的近忧是费舍尔,要把他的威胁升到新的台阶才行,在必要的时候要采取果断的措施,没有友谊,没有上下级关系,没有半点同事情份,我和他分属不同的阵营,我是帝国安插在这里的侦察者,半个间谍身份,回到帝国去是迟早的事情。

  准备好一颗子弹给费舍尔,这事应当提上日程了。

  含羞草:昨夜可有收获?

  风筝:收获可大了!

  含羞草:哦,那说来听听。

  风筝:差一点把小命丢在那儿了。

  含羞草:哟,那怎么回事呢,我一直在监控室,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啊。

  风筝:是行动科的人,他们出动了三个小队的力量,差点就要了我的命。

  含羞草:这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他们是怎么发现你的,你没有采取措施么?

  风筝:不,我购买了一件非常昂贵的隐身衣,躲避卫星雷达的探查,但还有别的人也去了那儿,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去了,尽管没有进入警戒圈,但还是被卫星发现,三个小队三分钟内就赶到现场,若不是地形限制,他们是跑不掉的,我也差点没逃出来。

  含羞草:是很危险的,不过你逃出来就好。或许我不该让你夜里去探查那个废墟。

  听到她这么讲,我立即回复道。

  风筝:不!如果我不去的话,我的脑袋可能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开个黑洞,所以我要感谢你。

  含羞草:你越说越玄乎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风筝:我不是说了还有别的人也去了废墟那儿了么?

  含羞草:嗯,是的,我还没有得来得及问那些是什么人呢?

  风筝:费舍尔和卡森。

  含羞草:哦!新上任的运输舰队顾问和内务局的局秘!

  风筝:是的,我光听他们讲话就知道是我以前的同事,这两人在去斯腾森家之前到过我的住处,是去杀我的!

  含羞草:什么?!他们发现你的事了?

  风筝:这还只是以前的祸根,还是斯腾森后遗症的表现。他们没有我是间谍的证据,但又对我十分怀疑。

  含羞草:看来你的处境比我们预想的要糟糕,那我们先发制人,做掉他们。

  风筝:不行,问题就出在这里,其中一个看上去和我们有关系。

  含羞草:和我们有关系,你到底什么意思?

  风筝:我的意思是说,他可能就是‘泥鳅’。

  含羞草:是直觉还是有确定的证据?

  风筝:直觉,从理论上讲得通。

  含羞草:怎么说?

  风筝:卡森多次莫名其妙的帮助我,即使昨夜,他也不主张对我开杀界的。如果没他的帮助,我可能根本不能来到摩加迪,所以我断定他深知我的身份,从而暗中帮助我。

  含羞草:如果仅是直觉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我也多次告诉过你,不要想弄清上锋的身份,这样对你和他都是不利的。即使将来他真是的,也不要说出来,在某种情况下他可能对你开枪。

  风筝:某种情况?具体是哪种情况?你也会这样做么?

  含羞草:我也不确定是哪种情况,是一种预设,如果我需要的话,我会的。所以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试探上锋的身份,最好连我是谁都忘掉。

  风筝:好,我记住你的话了。

  含羞草:好自为之。

  风筝:这样说来,我无法先发制人了。

  含羞草:你进入防守策略,但战术上要积极防卫,明白吗?

  风筝:好,我明白了。

  含羞草:我们现在最紧迫的任务是找到叛徒,一举歼灭。

  风筝:恩,我会再联络寻人团队的,你可有什么消息。

  含羞草:没有,我现在被斯腾森案牵扯的很紧,局长要求我们尽快破案,找到凶手,这事对七国左岸的冲击不小。

  风筝:那你就不要插手了,我来负责找到他们。

  含羞草:不,最好我们一起行动,我会尽快解决斯腾森案的,要找到十分信得过的理由。

  风筝:你……

  含羞草:什么事情,快说,我们现在可是密码通道对话着的,要抓紧时间。

  风筝:你和帝国取得联系了没?

  含羞草:没有,不是还没有取得他们联络的密码么?对了,你可有什么发现。

  风筝:你在地下室看到那些照片了吧。

  含羞草:是的看到了,怎样?

  风筝:有一张照片上写着诗,你没有发现吧。

  含羞草:嗯,我也看到了,我还把他们带回实验室进行了透射和艺术分析,现在还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风筝:啊!你读过那首诗没?很别扭,根本不算是诗。

  含羞草:没错,不押韵很拗口。

  风筝:我在想,那会不会是联络的密码呢?

  含羞草:我已经全部试过了,失败了。

  风筝:啊,屏蔽解除了么?那我可以和帝国方面取得联系了。呵呵,真好。

  含羞草:不!不!没有解除呢,我是神经数字化试验的,没有联络上去。

  风筝:神经数字化试验?那是什么鬼玩意?

  含羞草:类似神经网络的试验,可以验证人和人之间的思维等,但不是全都准确的。

  风筝:好吧,等到解除之后,你再试试。

  含羞草:当然!

  风筝:那么,泥鳅方面要有什么进展?

  含羞草:泥鳅得到一个消息,叛徒们因为做贼心虚,开如着手调查每天进入摩加迪的新人,看看是不是帝国来的特工。

  风筝:妈的,现在知道滋味了,早干嘛去了。

  含羞草:所以说是见利忘义,歹念顿起。现在他们正在惶惶不可终日!

  风筝:惩罚不会太遥远的!

  含羞草:帝国的天平会再次平直起来。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