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九十九章 黄金弓

发布时间: 2014-12-05 18:46


果然,那些太子府的人看到这块牌子之后,连忙恭恭敬敬地送了回来。天宝夫人探出车外,接过牌子之后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本在云来客栈,就被你们阻拦过一次,现在竟然连城门处都如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首的一名校尉行礼说道:“没什么事,只是殿下丢了件贵重东西。影响到夫人之处,在下深表歉意。只是如此时间夫人要去哪里?”

  “哼!我做事要向你汇报吗?回头问问你的主子,答应我的事情办好了没有?”

  说完缩回车内,理都不理对方。

  那校尉不敢有丝毫阻拦,眼睁睁看着马车驶出东阳城。

  “汪校尉,就这样简单放行?要是殿下……”

  姓汪的校尉顿时暴躁起来,一巴掌甩到这位手下脸上,低吼道:“能怎么样?老子还用你来教吗?不该你管的事情不要管!”

  教训完手下,这位汪校尉嘴里仍然嘟嘟囔囔:“娘的,皇帝陛下亲自赠予的车驾,你有胆查?就算殿下亲来,没有天宝夫人的同意,照样不敢搜查!真是无知者无畏。”

  扭头看向一边的一位同僚:“卢大头,你感应到了源力波动了吗?”

  “没有。”

  “我也没有。估计那个无一精公子不知道被什么人救走,这样全城搜捕,也不是办法啊。”

  “噤声!你又想挨棍子了?”卢大头瞪了他一眼。

  “唉,殿下最近……”

  不说这两位,车里的孟凡望向天宝夫人,低声笑道:“看不出来,这辆车驾竟然是陛下钦赐。”

  “哼,一辆马车有什么了不起,不稀罕之物随便送,装善人谁都会。”天宝夫人似乎对夏国皇帝相当反感,言辞之间无丝毫尊重。

  “你耳朵倒是灵敏。”

  孟凡只是笑笑,随即释然。

  马车很快到了城外坊市。

  天宝夫人寻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盯着孟凡说了一句:“记得你的承诺!”

  “放心!”孟凡跳下马车:“记得回去之后把我的衣服烧掉。”

  不再理会对方,孟凡几步不见了踪迹。

  找到之前寄存东西的地方,发现战马等物都在的时候,孟凡心里顿时焦急起来。

  八血卫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竟然都没有回来。难道他们根本没有出城?孟凡稍一打听,便知道不久之前,不少太子府侍卫策马西去,像是追击什么人。

  应该就是孟二元等人了。

  孟凡再不迟疑,跃马扬鞭,沿着官道向西狂奔。

  ******

  在几人最危急的时刻,彭广超突破到了器放境。

  短短几天时间,从强器境,连破强意境、源放境,现在,竟然已经到了器放境。这种突破速度,可以说前无古人。就连孟二元、徐子长等人,都目瞪口呆。

  彭广超可不管那么多。他本身是水系源武士,本应该是蓝色的光芒为什么会变成墨绿色,也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手中长刀挥舞,丝丝源力从心脏上方源力之核流转开来,极其自然地流淌到武器之上。几个跳跃,刀光之下,周围已经空下来一片。

  这些低级源武士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更为神奇的是,他之前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已经在这次突破中,渐渐愈合起来。

  看着手下人被屠杀,李玉鲤再也坐不住了,大喝一声,扑了上来。

  即使有黄金弓的威胁,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若是掉头离开,李玉鲤自然有信心也有能力,只是到时候如何迎接太子的怒火,就不得而知了。

  彭广超长刀迎了上去。

  一个意放境,一个器放境,两人狠狠撞在一起。

  李玉鲤毕竟是顾忌黄金弓的威胁。之前太子就告诉他们,此行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拿到黄金弓。关于这张弓的特点,他们自然是做了全面的了解。因为知道这把弓的威力,所以他分出很大一部分心神来监视少女的动静。

  那少女看着两个人相斗,却仍然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彭广超走的是灵活一路,刀法讲究一个灵字,招数变换极快。李玉鲤狼牙棒沉重,走的更是威猛一路。所谓一力降十会,即使彭广超刚刚突破,但在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的李玉鲤面前,还是显得手忙脚乱。

  十几个回合下来,彭广超就只有招架之力了。

  少女握着弓的双手仍是很沉稳。

  孟二元几人焦急起来,都用余光望向她。

  少女仍然是无动于衷。

  眼看二弟已经被完全被对方压制,孟二元忍不住问道:“姑娘,要不在下试试?”

  少女盯着战斗中的李玉鲤,声音冰冷:“你知道黄金弓的使用方法吗?不懂心法的运行,是拉不动的。请不要再干扰我。”

  孟二元一声苦笑,望向其他血卫,点点头:“兄弟们都试试,看能不能像二弟那样突破。”

  余下几人纷纷拼命催动源力,却都感到胸口剧痛,大喊一声跌坐在地上。

  他们之前多多少少受了内伤,又没有彭广超的拼命和运气,强行催动之下,只感到源力之核如刀割过一般。

  几声痛呼响起,也影响到战斗中的彭广超。一个分神之下,李玉鲤的狼牙棒已经呼啸着砸了下来。眼看无法躲避,彭广超只好一咬牙,刀上墨绿色光芒大盛,迎了上去。

  一声闷响,两人的兵器狠狠撞在一起。巨大蛮力之下,彭广超身子向后弯去,却仍然是紧紧顶住了对方。

  狼牙棒上已经有火光亮起来。

  就在此刻!

  少女手一扬,一抹金色已经如迅雷射向李玉鲤。

  “吼!”李玉鲤一直在注意这个方向的动静。眼看少女一动,他马上吼了一声,一抹火焰已经凭空出现,在他刚才的位置燃烧起来。

  身躯一动,这个壮汉已经闪到一侧。只听叮的一声,那黄金小箭已经钉到了狼牙棒上。

  黄金箭出,必中目标。只是目标却成了对方的武器。

  李玉鲤身上似乎都燃烧起来。

  彭广超压力骤然消失,刚喘了一口气,就见眼前火光晃动,胸口已经狠狠挨了一脚。一声惨呼,他已经落在远处,晕了过去。

  李玉鲤哈哈大笑,狼牙棒早丢在一边,如一阵风般掠了过来。双掌闪动,尚站着的几人胸口都挨了一掌,飞了出去。

  那少女射完一箭,早已经脸色苍白,自己瘫倒在地。

  夏伟亦挣扎着就要拔刀自刎,却被徐子长拦下:“六哥,留下有用之身!”

  形势急转。

  旁边太子府卫士纷纷上前,拳打脚踢,把众人捆了起来。

  八血卫中,只有孟二元、夏伟亦和徐子长神智还清醒着。

  李玉鲤大笑着走到少女面前,伸手在对方胸前摸了一把:“哈哈,不愧是魁首西门美美的妹妹啊,年纪这么小,这里都这么大了。”

  少女满脸通红,苦于浑身力气全无,只能恨恨地看着对方羞辱自己,顺手把黄金弓拿走。

  早有手下把狼牙棒拿了过来。李玉鲤手上用力,把黄金小箭拔了下来。

  “收拾一下,发绿色响箭,让人来收拾一下。”

  随着一支响箭飞上夜空,李玉鲤满意地看着捆绑了一地的八血卫,走到少女面前。

  “哈哈,谢谢你送本将这件大功。为了表示感谢,本将回去后一定向殿下求情,让殿下把你赐给本将。哈哈!”李玉鲤满眼淫光,看向少女:“西门小姐,还没请教你的芳名呢。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本将尚未婚配,你可是我的大夫人啊。”

  “呸!”少女一口唾沫吐了出去。

  李玉鲤闪身避开,又是一阵狂笑:“果然够烈!放心,夫君有的是时间**你,看起来你都等不及了啊。”

  旁边卫士纷纷跟着起哄,大叫着要洞房。

  少女羞愧难当,只是紧紧咬着牙。

  李玉鲤是个小心之人,尽管这少女现在毫无威胁,仍然被他用牛筋死死捆住。现在看到少女表情,他心中一阵畅快。想着刚才的柔软,忍不住又把手伸了过去,边**边威胁。

  “舒服不舒服?只要你告诉我黄金弓的使用心法,我就饶你不死。再陪我睡两晚,放了你都不是没可能。否则的话,老子玩够了,就丢给众手下,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

  孟二元怒斥:“畜生!枉你身为源武士!”

  夏伟亦骂得更凶:“狗*娘*养的,有本事冲爷爷来,真不知道你爹当初干了哪条母狗生的你。”

  李玉鲤大怒,几步走到两人面前,一脚把孟二元踹晕了过去。伸手拎起夏伟亦胸口,单手开弓,几个耳光下来,夏伟亦的脸庞已经肿了起来。

  “娘的,你再嘴硬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那玩意儿剁下来喂狗。”李玉鲤从腿上拔出一把匕首,猛地把夏伟亦拖了起来。

  夏伟亦性子刚烈,嘴上含含糊糊,只是骂个不停。

  李玉鲤眼中凶光闪过,却听徐子长大喊一声:“看那边是什么?!”

  似乎是配合他一般,旁边啊的一声惨叫,却是太子府两名卫士的头颅飞了起来。另外一名胸口被利器穿过,惨叫声正是他发出来的。

  李玉鲤把夏伟亦丢到一边,猛地站起身来。

  “什么人?”(没怎么求过,如您看得满意,请给予支持,谢谢!)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