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鲜产品 >

 第二十六章

发布时间: 2014-11-27 02:07


日子象长了脚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我就这样虚度着光阴,根据薛定谔的猫论,在另外一个平行的宇宙空间里,有另外一个我存在。那个我也是这样挥霍大好时光吗。村上春树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另一个我是在图书馆读着梦,旁边有个美丽温柔的女图书管理员帮着煮咖啡。在百无聊赖中,忽然接到久没音讯的周菲菲的电话,让死气沉沉的日子有了一线生机。我如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稻草。周菲菲来电话说,她们的公司经过前期论证分析,认为我的家乡具有市场潜力,准备在我们这设立一个分公司,由于前期是她一手策划的,熟悉这里的情况,决定由她负责这块的筹备工作。她过两天就来这和当地政府部门商讨办公司事宜,问我认不认识工商部门的有关领导。我告诉她我是一介布衣,这些高官那轮到我认识。不过单位地址我认得,可以带她去。她说来了就和我联系,还有上次我和她说的事,她说公司如果开业的话,肯定要招当地的工人,我可以到时报名,让我考虑来还是不来的问题。我心想反正目前我的单位工资微薄,自己糊自己还可以,养家糊口有点难,不如换个环境说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不过我要面对的是父母同不同意,我三思之后,决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他们。

  我鼓动三寸不烂之舌,从男儿志在四方,当以四海为家大处说起,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日常之处着眼。说明我现在的单位绝对不是理想养老之所,换个环境说不定能闯出点名堂,到时儿子衣锦还乡之日,也是父母脸上增光之时。父亲毕竟是男人,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听我一番见解,认为儿子长大了,前途应该由自己做主。只是母亲有点舍不得。但一想我也说的对,也无可奈何的同意了,让我在外面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学坏。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心里不禁有点伤感。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心想以后可能就在独在异乡为异客了。好在现在的交通发达,通讯也方便,孔子虽教育我们要父母在,不远游。可是他没想到现代交通会如此发达,离家几年,而到家却只要几个小时。所以远游也无妨。只是不能时时刻刻在父母前尽孝了,只能有空就常回家看看了。我决心一下,就告诉周菲菲只要她公司开业,我就来。这样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当周菲菲来到我们这的时候已经是秋季了,如果夏天是辣妹的话,秋天就是古典美女,是充满诗意的季节。周菲菲来了之后,也顾不上和我叙旧,就开始了筹备工作。显示了她职场女性的一面,作风泼辣,完全没有我印象中是个会写诗,会呤诗的多愁善感的女孩,我在她面前一点都帮不上忙,我惭愧我枉为男儿身。办公司,首先要有地,然后要有执照,接下来就是找工人。好在当地政府一心想着招商引资,所以一切都还顺利。第二年夏天时,公司正式开业。我也辞了工作,正式加入她们的公司。我把这好消息告诉了苏亚男,说不久的将来我就会到苏州工作,到时我们就可以长相厮守在一起,她听了也很高兴。徐丽华由于我上次去苏州被苏亚男冷落的原因,我渐渐的和她疏远了,以我换了新的工作环境工作变忙了,所以没时间陪她为由。当一天的工作结束了,周菲菲打电话给我,说我有没有时间,陪她吃个晚饭。我说好的,你难得有空,我们好好聊聊,不过由我作东。她说跟她就别客气了,要请她有的是时间,这次由她请。我知道她不难于这个,所以就没坚持。

  我们约好了在新开的一家叫食指大动的酒店见面,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意思,是有典故的,说古代有个人一旦有好吃的了,他的食指就会动。取此名字意思就是他们的菜烧的好吃。我虽无此特异功能,但冲着这个名字也值得一去,至少这个老板还是有文化的人。当我到店里的时候,周菲菲已经在里面订好了位子,在等我,她订的是个四人座的小包厢。很干净,墙壁上还挂着中国山水画,窗户的两边挂着两个小吊兰。让人感到很舒适。周菲菲今天穿着宝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显示修长的腿部,打扮的很休闲。她看见我来了,就招呼我坐下。她让我点菜,我点了个酱肘子和红烧黄鱼。然后交给她点,她点了个娃娃菜和大闸蟹,还有一个醉虾。然后还点了一瓶张裕的红酒。我们先倒了红酒,酡红的酒在透明的高脚杯里,在光线的照射下,象红宝石样散发着光芒。我举起杯对她说:“我敬你,感谢你帮忙。本来一直想请你的,只是你很忙,今天我就借花献佛,下次我作东,好好的请你下。”周菲菲含笑说:“我们之间还要客气吗?,工作习不习惯,等你做了一段时间,我给你换个部门。”“不要,不要,你还是找个机会让我调到苏州吧。”“不要着急,先熟悉了业务再说吧。”“好的。”这时菜也上来了,我们边吃边聊天。我说:“怎么,还读点诗吗?”“没有时间,再说这又不能当饭吃。你呢?”“呵呵,是呀,我也不大读了,偶尔偷闲时看点,我想诗毕竟让人有点梦的感觉。”“梦?能生活在梦中吗?”“是的,人不能生活在梦中,但是没有梦点缀的话,又觉得生活太枯燥,太单调了。”“这话倒也不错,我虽然每天都很忙,应该很充实,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呵呵,你应该找个男朋友了。每天忙的自己的终身大事都不顾了。”“可是没有中意,我有要求也不高,只要他对我好就行了,现在男人都很花,我不喜欢花心的男人。我要他对我一个人好就行了。”“呵呵,这个嘛,我是男人,从男人的立场来看就很难呀,从源头看,这和原始社会的群婚制有关。”“你们男人都找借口,花就花吧,还有理论支持。”“这不是我说的呀,这是现代学者研究得出的结论呀。”“狡辩。”就这样,我们一起喝着酒,吃着菜,聊着天。


盈丰顺海鲜公司
联系我们